正文 第一百四十章 神秘光盘

推荐阅读:万古帝婿夜玄猛男诞生记乡村桃运小神医神婿叶凡重生之全球首富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北派盗墓笔记万古帝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太荒吞天诀

    “啊,对了,不过是最普通不过的中产阶级罢了,还是暴发户的出身,连书香门第都差得远。这样的出身,你也敢做顾家少夫人的美梦,未免太过不自量力了吧?”

    伴随着何染温柔清脆的嗓音,照片上富态的陌生大叔和旁边珠光宝气的中年大婶正一致的露出微笑。

    其实这事情是这样的,在我和顾少卿要结婚之前,我编了个父母双亡的理由,然后将自己唯一的亲人,舅舅舅妈约出来与顾老爷子等名流一同吃了个便饭,饭桌上三言两语的定下了我和顾少卿的婚事。

    当然了,他们是不知道顾老爷子的真实身份,对我的了解也仅限于我事先告知的剧本,所以在饭桌上宾主尽欢,两全其美。

    说白了就是我雇来临时顶替的路人甲乙罢了,没想到何染连这种亲戚关系都挖了出来,还挑衅的扔到了我的面前。

    假如这二位真是我世上最后的亲人的话,我这会儿大抵应该瑟瑟发抖,再心惊胆战的问何染拍下这些到底是什么意思,末了也许再大义凛然的表示一下我誓死不要离开顾少卿等等狗血的戏码。

    所以我很确定,这应该就是何染期望看到的了。

    我默默地思索了一瞬,将计就计的蹲下身子将那些照片一把揽在了怀里,警惕的抬起眼睛狠瞪着她:“你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见我终于有按套路出牌的意思了,何染颇为放松的改变了一下站姿,稳操胜券中带着一点点高傲的怜悯,望着我的眼神秋水一般的动人。

    只是说出的话却是阴风飒飒,十足的不好招惹:“可是小白妹妹不够识相的话,这对儿暴发户可就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了。”

    何染的威胁并没有出乎我的预料。

    那对暴发户夫妻本身就是我花了重金雇来的,最开始的时候就预想到了顾家没准会派人去查,却没想到最后去查的反倒是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家伙。

    这让我挺为难的开始了天人交战,预想了几番何染的威胁变成现实的后果。

    最后那狗吃不到的良心还是不准我不管,只好弱了气势蔫巴巴的回答:“那我也不能直接消失在江海吧,你应该也知道,我借着顾少卿的声势马上就要在娱乐圈出人头地了,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离开江海的!”

    我说着说着义愤填膺,努力将自己塑造成一个爱钱如命的势利眼。

    何染虽然是个千金小姐的出身,却并不如宁安安那样不知金钱的可贵,这会儿脸上嘲讽的笑意更浓,施恩一样的冷笑:“好啊妹妹,只要你肯乖乖的离少卿远一点,当然是他没有发现的那种疏远,我也可以奖励你一点甜头,就当是你乖乖听话的报酬,好不好?”

    “好啊好啊。”为了不悄无声息的消失在世界上,最近在娱乐圈小小的出人头地是我目前头等大事,送上门来的人脉岂有拒之门外的道理?

    于是就在何染震惊到无语的眼神中,我侃侃而谈的表达了一下自己对于事业方面未来的打算,最后言简意赅的总结:“你要我离开顾少卿也可以,但是起码要让我看看你的诚意!听说HR集团最近新注资了一部电影?我在里面当个女主角总没问题吧?”

    何染愣了很久,粉嫩的脸色渐渐变为了冷白,她之前所谓的甜头就算不只是说说而已,也绝对没有随随便便拿一部数亿投资的电影来还人情的想法。

    我这堪称狮子大开口的要价,何染并非做不到,只是不想做罢了。

    果然,震惊过后的嫌恶很快到来,何染穿着藕荷色高跟鞋的小脚丫退后两步,好像生怕我讹诈她一样,不可思议的问:“你是不是疯了?还是你忘了你的舅舅舅妈……”

    “哦,你说这二位。”当着她的面,我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将手中一张照片一撕两半,团成一团直接扔到了她姣好的脸上:“随便你,只要你不怕我去找顾少卿告状的话。”

    何染万没想到我竟然敢对着她丢纸团,瞪圆了双眼死死的看着我:“呵,你算个什么东西,还以为……”

    “当然我也不认为他会信任我,可是他只要不再那么信任你,对你来说就是不可弥补的损失吧?”

    我好心补完了她准备说和即将说的所有话,成功气的她又退后了一步,目瞪口呆的咽了下口水。

    “那么事情就这么决定了,我还是会乖乖的离开顾少卿的,毕竟你手里还有我舅舅舅妈做人质嘛。”我大大方方的上前一步,兴趣盎然的对她露出了邪恶的微笑:“那我什么时候才能看到贵公司的合约呢?”

    何染的小脸至此终于苍白一片了,她咬紧了下唇倔强的看着我,不肯服输的握紧了拳头。

    我则得意洋洋的站在她面前,等着她最终的答案。

    何染是个聪明人。

    而聪明人会做出的选择,都在我预料之中。

    “七天之后,清风茶楼!”

    八个字落地有声,何染转身含恨而去,徒留我在原地哈哈大笑。

    自从这件事情得到了何染的应承,我就开始满心期待着约定好的日期。

    她是刻意的没告诉我见面的时间,不过没有关系,单是女主角这个身份就足够我从早上八点一直等到茶楼关门,既然她没有耍我的勇气,那么八成会踩着最后一分钟赶到,将合同甩在我脸上也说不定。

    但实际上我率先等来的,却是那日真正的锦亭里,那个身份莫测的男人的电话。

    彼时我正吃饱喝足呼呼大睡,这位仁兄一个电话将我吵醒。

    我头脑发昏的接起电话,不论青红皂白的发泄着起床气:“你谁!”

    “不记得我了吗?”男人的声音低沉,好像夜幕中的大提琴一样缓缓划过我的耳膜。

    一瞬间记起了对方的身份。

    既然是个惹不起的存在,我也只好挥泪告别周公,准时出现在了他定好的地方。

    本以为再次见面应该是在个五星酒店之类的地方,却没想到是他临时居住的私人别墅。

    我秉着不乱看不多问的基本原则,垂头丧气的拎着那眼熟的大皮箱跟在他身后,眼巴巴的看着他仍旧带着那一日的面具,痛快的脱了衣服,在我面前展现了那八块腹肌,二话不说的往床上背对我躺好。

    手中的羊皮小鞭子让我进退两难,无语凝噎了一会儿之后,只好狠下心来抽出了一鞭子。

    万事开头难这句古话诚不欺我。

    随着第一鞭清脆的落下,我顺顺利利的抽出了第二鞭,最后闭上眼睛狠抽一气,假装鞭子下面的不是个丰神俊朗的男人,只是个没生命的出气筒罢了,没错,就是这样!

    这一次我自我暗示的非常成功,近日来因为宁安安的无端消失而引起的微妙不安全部化解在了热气腾腾的汗水之中。

    正当我觉得出气完毕,准备再想着何染那轻蔑的表情当做动力的时候,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翻身坐起,指关节巧妙的砸了一下我的手腕,轻轻松松的夺走了我的鞭子。

    我还沉浸在运动的舒畅中不可自拔,闭着眼睛没察觉男人的动作,身子因为用力而略略前倾,猛然失去了发力的对象,身子一歪直接栽倒在了男人怀里。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都很像是我情难自禁才投怀送抱。

    男人身上血液的腥甜气息扑面而来,让我熏熏然的神志一瞬间恢复清醒,赶紧瞪大了眼睛,八爪鱼一样拼命的往外扑腾。

    男人只用一只手臂就制住了我手脚并用的挣扎,手指挑剔的抬起我的下巴:“让你和我玩玩,没让你打死我,你是不想活了吗?”

    我噤若寒蝉的表示抱歉,会下这么重的手也出乎了我的意料之外。

    一想到刚刚被我痛打的是个活人,我就立刻感觉到了微妙的良心不安。

    好在男人并没有真的打回我的意思,他说完那句话就动作傲慢的将我推到了一边,虽然看不清他面具之后的表情,却能听到他略带痛楚的气息。

    我没用吩咐,自动自觉地绕到另一边看了他的伤势,惴惴不安的问:“您家里应该也消毒水云南白药之类的吧?”

    “那。”男人看都没看我一眼,半靠在大床对面的黑色沙发上,抬手往柜子里一指。

    男人随手指的柜子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很多,我左翻右翻的找了半天才寻宝一样找到了我需要的东西,捧着回到了他面前:“您要不还是趴一会儿,我给您上了药再走?”

    “……”

    他的视线压根没在我身上,专注地盯着大理石地板,好像突然开出一朵绝世奇花。

    我只好当成是他默认,别扭的歪着身子给他上好了药,再用绷带薄薄的缠了一圈,最后在胸前打了个漂亮的蝴蝶结。

    对于包扎伤口,我还是挺有经验的,知道什么样的厚度对恢复伤势最有好处。

    我挺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手艺,安静的起身后退一步,犹犹豫豫的道:“那我就……走啦?”

本文网址:http://www.wanjw.com/xs/0/26/1065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jw.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