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六章 命悬一线 2

推荐阅读:万古帝婿夜玄猛男诞生记乡村桃运小神医神婿叶凡重生之全球首富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北派盗墓笔记万古帝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太荒吞天诀

    他心烦意乱的来回走了走,那瓶子里剩下的酒精不足以支撑他头脑一热就作出决定。

    于是半晌之后,他勃然大怒的吼道:“我知道你们两个小娘皮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可是害了我妹子的就只是其中一个,你们要是主动站出来的话,我可以考虑事后放另一个走!”

    事后……

    如此微妙的词汇别说是外强中干的何染,就连我也忍不住的捏了一把冷汗。

    男人说出这句话的原因或许是要还原他那妹子临死之前的场景,不过多多少少也是美色当前才动了下流之心。

    见我和何染是统一了的噤若寒蝉,男人气哼哼的不知道对何染做了些什么,从我的角度纵然看不到,却仍能听到何染一下子变了调的惊叫。

    接着是男人不可一世的大嗓门:“我告诉你们两个小娘皮,要是谁都不说的话,那就只能说明你们两个本来就是一伙的!有钱人他娘的就没有一个好东西,你们也别谦让了,我就一个个的玩,再拍下来给所有人都看看,不信从你们嘴里问不出实话!”

    男人的龌龊程度远远超出了何染的想象。

    我这边费力的磨蹭着那麻绳,终于不声不响的蹲下身去捡起了那酒瓶碎片握在手里,背靠着石柱用力的选了尖利的一面切割起绳子来。

    只是这种劣质酒瓶的玻璃也同样是纤薄的不行,这样一来不好用力不说,另一面已经无法选择的扎入了我的掌心。

    幸好这屋子里酒气浓郁的厉害,我莫名其妙受伤了的事才没被男人发现。

    可是何染那紧绷的神经终于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赶在男人再一次对她做些什么之前,没命的大叫了起来:“人渣!你给我滚远一点!你知不知道我是谁,你竟然敢这么对我,我一定要你在最苦的监狱里把牢底坐穿!”

    男人闻言不屑的冷哼了一声,看那样子是自从打定主意为他妹子报仇,就从没想过能全身而退的结果。

    于是何染的威胁不但没能让男人知难而退,反倒是更加激起了他的怒气,抬手再一次给了何染一个响亮的嘴巴。

    只是这一次何染却没能如同之前那样乖乖闭嘴,反倒是更加努力的挣扎道:“相反,你要是现在肯放了我的话,我就当这次的事情没有发生过!我何染说到做到!”

    我默默的将那麻绳磨成了可以挣开的样子,被捆住的双手在后面不动声色的用力挣脱,这会儿听了何染如此不高明的软硬兼施,几乎可以预料到男人接下来的反应。

    果不其然。

    何染最大的错误就是不应该太过信奉那金钱至上的人生理念,所以她这会儿惨兮兮的挨了第三个巴掌,终于又累又渴奄奄一息的说不出话来了。

    可是单论受伤的程度,我比她却是严重的多了。

    感觉着身上的麻绳有了松动的意思,我仍然假装醉酒的笑了几声,尽可能轻快俏皮的吸引了男人的注意力,同时半醉不醒的嘀咕道:“大哥……我真的不知道你说的若水是是谁……求求您……”

    我这话的意思本意是个缓兵之计,只要男人再一次走出这个屋子,我就能想办法脱离眼下的处境。

    从现在来看,男人做出这一切都只是他一人所为,也就代表着没有任何同伙会在外接应,我只要躲藏在这房子的阴暗处,杀他一个出其不意,趁着他受伤再带着拖后腿的何染离开也就是了。

    遗憾的是,何染并没有任何与我心有灵犀的打算。

    她听了我语焉不详的说法,只以为是我为了安全要出卖她了,立刻再一次的挣扎起来,同时焦急万分的对着那男人道:“她说谎!你……你说的那个被你妹妹爱慕着的男人,是顾家五少爷顾少卿,那个白谨言是他最近的新宠,她不可能不知道你妹妹的事情!”

    该死——

    有一个猪队友是什么样的感觉,现在我算是有了切身体会了。

    男人听了这话,若有所思的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他手中亮如白昼的光线要是真的照到我身上来,那我满手的鲜血和小腹处的伤势只怕都遮不住了!

    千钧一发之际来不及多想!

    我突然痛苦万分的嘤咛了一声,整个人失去支撑的坠在了绳子上,同时咬着唇楚楚可怜的往男人那里投射目光:“大哥……我……”

    那手电筒的光芒果然在第一时间照在了我的脸上。

    男人被我惨白的脸色吓了一跳,凝神凑得近了点,谨慎的开口:“你怎么了?”

    “我好像是……酒精中毒……”

    艰难的补充完自己的意思,我立刻把小脑袋重重一顿,开始装死。

    “喂,你!”男人的出发点毕竟还是为了妹妹报仇,既然不是一个真正的亡命之徒,所以猛地看到我突然生命垂危,立马下意识的用另一只在我肩上推了一下。

    这一下推得很重,可我愣是咬紧了牙关不吭一声。

    男人的气息开始变得有些慌乱,想来在他的剧本里要么就是他为妹妹报仇成功,要么就是功败垂成,而我眼下的情况则是大大的出乎他预料之外了。

    何染一直都在关注着我的情况,这会儿带着点疑虑大声道:“你对她做了什么?酒精中毒可是会死人的!”

    “那你说该怎么办!”男人眼见情况不对,一把扔了手电筒开始拼命的掐我的人中。

    我被他掐的快要断气,只好勉强保持了奄奄一息的假象。

    男人掐了半天也没见我有什么好转,按着我的手开始不受控制的发抖。

    眼看着杀人已成事实,他反而下了狠心,喃喃自语的嘀咕着:“算了!反正老子做了这种事情就没有想过能活着,现在搭上这么两个女人给我陪葬,我也算是死的不冤!”

    我眯着眼睛偷偷看他,见他很快放弃了对我这么个将死之人的兴趣,连手电筒都忘了拿起,直接走到何染那边去了。

    何染眼看着危机就要来临,总算是对得起她那顾少卿前未婚妻的身份,灵机一动的道:“等等,她就算是酒精中毒也不是无药可救了的,你知道洗胃吧?只要让她吐出来就没有问题了,起码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

    男人被何染说的开始动摇,站在原地半晌也没能挪动脚步。

    何染一看事情有门,也顾不得我是装死还是真死了,开始拼命的与男人讲话:“没错,只需要一些洗衣粉之类的催吐就可以了,洗衣粉你总是有的吧?”

    “……真的只需要洗衣粉就可以?”

    男人在得到了何染肯定的回答之后,犹豫再三终于还是转身离开了。

    在他走了三分钟后,何染才小心翼翼的放大了声音:“白谨言?”

    “干嘛?”趁着男人离开的瞬间,我双手用力终于挣脱了绳子,懒洋洋的回答她。

    此刻浑身酸疼的从柱子处离开,借着那手电筒的光芒,终于看清了何染目前的惨像。

    那男人共计打了她三个巴掌,还一把拽掉了她的胸衣,雪白的皮肤上五个指印清晰可见。

    啧。

    我在心里默默地表达了一番同情,抓紧时间拿起手电筒开始四下查看。

    刚刚的男人哪怕是惊慌失措了,也依旧没有忘记将外面的大门锁上。

    这从一方面说明了男人恐怕不会迅速回转,另一方面也同样给我的逃生增加了难度。

    好在没有任何一处房子会是天然没有窗户的。

    几块破旧的木板将原本是窗户的地方从外钉死,我试着站到了窗台上抬脚狠踹。

    巨大的声音令何染整个人开始惴惴不安起来,时刻担心着那男人会因为听到声音而回转,这会儿见我一拳一拳的砸掉了两块木板,连忙焦急的命令我道:“你还不快点把我解开!”

    鉴于她刚刚试图想要甩锅给我,所以我决定多吓吓她来充当利息。

    而且我进行顺利的逃脱计划此刻终于有了难度,那唯一的一间窗户竟然还不都是木板订着的,另一半是个裸露在外的钢筋结构,看起来这屋子以前就不是住人用的,应该是哪里荒废已久了的仓库。

    这也就是说,这逃生的通道虽然是有了,可是实施起来还有很大的问题。

    从窗台与那洞口之间的距离可以看得出来,非得两个人共同协作不可,而其中一个出去之后,另一个就只能等着被那暴怒的男人往死里折磨了。

    就算是出去的那个见到人烟就及时报警,只怕该做的事情都做完,怎么着也来不及了。

    何染的聪明才智在此刻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她也同样发现了眼下的处境,沉默着任我解开了她身上的绳子。

    这一次,借着手电筒的光芒,她终于切切实实的看清了我一身血迹的惨状,漂亮的眸子登时瞪得滚圆,几乎是下意识的掩住了口唇才咽回了那一声惊叫。

    我不知道她过去是怎么看我的,可是自从今天之后,只怕我之前贪财怕事的形象完全崩塌,她是要把我当成人生的劲敌之一了也说不定。","is_jingpin":"Y

本文网址:http://www.wanjw.com/xs/0/26/1069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jw.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