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九章 情非得已 3

推荐阅读:万古帝婿夜玄猛男诞生记乡村桃运小神医神婿叶凡重生之全球首富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北派盗墓笔记万古帝婿女总裁的上门女婿太荒吞天诀

    我笑眯眯的不以为意,对着小师妹挥了挥手,摆出大姐姐的亲切感问她:“喝点什么,我请客。”

    她却半点不肯接受我的好意,怒气冲冲的用眼皮夹了我一下,又在秦当归的警告声中跺了跺脚,用比蚊子大不了多少的音量发话:“谢……你那天救了我。”

    “什么?”我动作夸张的将手放在耳边,刻意提高了声音:“你说什么,我一个字都没听见。”

    小师妹怎么能看不出来我是故意整她,当即气红了小脸,瞪着我恶狠狠的发言:“你别想我谢你,又不是我求着你去救我的!”

    “灵儿!”秦当归皱紧了眉头,无可奈何的瞥了她一眼,苦笑着对我道歉:“她想要谢谢你救了她,否则恐怕真的就没人能救的了她了。”

    的确,凭着顾夫人那要命的性格,整个江海都没人愿意管这等闲事。

    一想到顾少卿为了我在顾家跪了那么久,我心中隐隐一痛,突然有了立刻想要见到他的心情。

    灵儿师妹则看不惯我沉默寡言的模样,她好像认定了我是个油嘴滑舌的女流氓,并且无时无刻不对她的宝贝师哥心存不轨,当即怒视着我问:“哼,你是不是又在打我师哥的主意了?”

    “是又怎么样?”我懒洋洋的微笑,趴在吧台上侧头看她:“我和你师哥认识的时候,你还只是个小女孩呢,就算你想喜欢他,也不能这么霸道吧。”

    秦当归万万没想到我竟然会这么回答。

    他异常深邃的眸子一眨不眨的注视了我片刻,犹如突然回想起什么一般,痛苦的别开了目光。

    小师妹没注意到我和秦当归之间的暗潮涌动,单单只是愤怒的吃着醋,不甘心的说:“没错,别说你现在已经结婚了,就算你没结婚,你也已经是个老女人了,不准和我抢师哥。”

    她这么单纯的发言,反而叫我无话可说。

    这样单纯的女孩子,我好像从来就没有认识过。

    那感觉十分的新鲜,叫我难得的怜香惜玉,有点舍不得开口打击她的异想天开。

    我大概猜得到她为什么特别讨厌我,因为她深知我和她除了性别相同之外,大约就是两种生物。

    所以万一秦当归喜欢过我的话,再喜欢她的可能性自然微乎其微。

    但是她却忘记了,很久之前,我和秦当归既然能成为朋友,就说明我们才是真正的一类人啊。

    我无语的笑了笑,再次试图端起酒杯的时候,一只修长如玉的手伸过来,稳稳的盖住了我的杯口。

    “谨言,你喝的太多了。”秦当归的声音有隐隐的颤抖,深呼吸之后闭上了眼睛,像是下了什么慎重决定一般:“灵儿,你先走吧。”

    “我不要!”小师妹姣好的面容立刻晦暗了下去,她很不想将她师哥和我放在百米之内,这种心情我可以理解。

    秦当归却一意孤行的不肯和她多说,只是眼眸沉沉的看了她,薄唇开合间吐出无情的话语:“灵儿,听话。”

    小师妹浑身一凛,恨恨的瞪了我一眼,不敢反驳的转身离开。

    我看着她的背影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同秦当归道:“她那么爱你,你何必这么对她?”

    “不是每个人爱我,我都要回应。”

    秦当归的神色近乎冷漠,他也学着我一样靠在吧台上,对着调酒师招了招手:“一样的。”

    我干脆将自己没来得及喝的那一杯推到他面前,笑嘻嘻的说:“我请你。”

    他不辨喜怒的看了我一眼,瞳孔是流转的冷光。

    然后他将那杯酒一饮而尽,似乎是太烈了一点,让他低低的咳嗽了两声,再开口的时候,声音有一种精疲力尽后的嘶哑:“再过几天,就是她的忌日了。”

    她……是谁?

    我愣了一下,才明白秦当归口中的她指的大概是‘我',那个早就死了的白凤凰。

    我还记得在顾老爷子的别墅里见第一面的时候,他曾经问过我白凤凰有没有被好好的埋葬,我给他的回答是没有。

    他不可能不记得,却还是提起,大概是认为我没有和他说实话。

    天可怜见,我说的的确是实话。

    那一场大火来的毫无预兆,包括我爸的一个助理在内,一夜之间只剩灰烬。

    报纸上明明白白的写着当时的惨状,令人记忆深刻的一句,是最初踏入的消防兵都有一个因为恐惧而晕了过去。

    在那样的情况之下,分清其中有谁只能靠着DNA取证,又怎么可能分出每个人的骨灰,就更别提坟墓这样奢侈的事情了。

    无处拜祭的人被这样提起,叫我心如刀割的沉默了片刻,然后无所适从的点了点头。

    我这样冷漠的对待让秦当归不由得将眉头皱的更紧,眼眸沉沉的落到了我的身上,从这个角度,我很清楚的看到他指尖不自觉的用力。

    “谨言,我不喜欢你忘了她。”

    半晌之后,在极有情调的小夜曲中,秦当归硬邦邦的开口,表情严肃的近乎冷酷,简直不像是我认识的那个秦当归了。

    我求饶似的摊了摊手,无能为力的叹道:“我明白你的心思,但是白家秦家……都已经过去了,活着的人还是要好好活着的,她要是知道你这么在意的话,也会觉得于心难安吧。”

    “不。”秦当归想也不想的摇了摇头,眼神虚无的凝视着酒杯上的某一点,神情带了两分让我心虚的深情,又或者只是怀念什么的,很吓人的低语:“她一定很恨我,所以才会这么久了,一次都不来见我。”

    他这话很有精神病人的前兆,吓得我手中一抖,险些拿不稳杯子。

    就连调酒师也隐隐约约的听到了我们的谈话,颇为震惊的投来了一个看疯子的目光。

    我只好压低了声音:“她是个死人,不来见你才是正常的吧?”

    “她是不想见我,所以才不肯让我梦到的。”秦当归忧郁的垂下了眸子,他本人的气质本就偏向于沉静柔和,即便是这会儿发表了可以立刻进入精神病院的想法,也只不过是让他的沉静多了一层哀伤的气氛,成功吸引了不少女人的注意。

    这让我愕然的又要了一杯酒,屏住呼吸一口喝干。

    高纯度的酒精火辣辣的蔓延下去,我的指尖正不自觉的颤抖,磕磕绊绊的放好了晶莹剔透的酒杯。

    我从来没有想过,原来秦当归也是很在乎我死掉了的这件事情的。

    当然他本来就应该在乎,在我还是白凤凰的时候,对他的好是真心实意毫不掺假,哪怕他只是千方百计的回避我,我也仍然着魔了似得乐此不疲。

    可是在乎到了这个程度,简直不像是在怀念一个朋友而已。

    要是若干年前,听到秦当归有朝一日会用这样心碎的声音提起我的名字,没准我会欣喜若狂也说不定。

    但是若干年后真的听到了,也只剩下了无言以对的悲伤。

    “有的时候,我总觉得她好像并没有死。”没等我平复心情,秦当归再一次抛出了惊悚的言论,他一边一杯一杯的狂饮伏特加,一边有些微醺的轻笑:“很有趣是不是,她活着的时候我顾虑太多,她死了的时候我追悔莫及。”

    我傻乎乎的眨了眨眼睛,犹犹豫豫的劝说:“我觉得你还是别想太多,我看灵儿师妹就挺不错,不如你……”

    秦当归却已经完全进入了自斟自饮的状态,一副没听到我说话的样子絮絮低语:“也许这就是她想要的,她在惩罚我不懂珍惜……”

    他会这么理解,让我觉得很是意外。

    我从没觉得自己是个斤斤计较的人,更何况爱情这东西向来是没什么道理,秦当归的话固然冷酷却很有道理,并不是每一个喜欢他的人,他都必须要做出正面的回应。

    明明是他一贯的作风,现在看不开的反倒是他本人。

    我只好放大了音量:“我说灵儿师妹……”

    秦当归干脆鸟都不鸟我一眼,神情空茫的盯着酒杯,陷入了过往的回忆不能自拔。

    这种状态我曾经也是很熟悉的,在白家最初覆灭了的那些日子,我几乎夜夜无法安眠,常常保持着这样的姿势,一坐就是一整天。

    即便明知道我说的话大概是秦当归听不进去的,我还是努力劝说道:“就算灵儿师妹不合你的意,凭着秦少爷的英俊当然是可以有更多选择的,你就别在一个死人身上太过费心了。”

    说到这,见秦当归还是一副无知无觉的模样,我只好咬咬牙将话说的更重一些:“你在这里伤情,她却早不记得你是谁了,不是吗?”

    秦当归闻听此言,猛地转头看我,黑漆漆的瞳孔中冰冷不加隐藏。

    我被那眼神震慑的安静了一瞬,不死心的继续喋喋不休:“我以为秦少爷从来都是个聪明人,是不会去做这种傻事的。”

    这个评语非常的一针见血。

    与灵儿师妹不同的是,就算最后我也没得到秦当归,可起码我是了解他是什么样的品性。

本文网址:http://www.wanjw.com/xs/0/26/99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jw.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