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章 亡命之徒 11

推荐阅读:九星霸体诀神兽缔造师武神主宰九个绝色未婚妻都在等着我离婚大明:寒门辅臣诱她,一夜成瘾长生武道:从太极养生功开始神话从童子功开始全球冰封:开局收取千亿物流园飞刀弱?可知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她不是不喜欢我,她只是不记得她喜欢我。”

    随着顾夕夜温柔缱绻的感慨,我只觉得浑身的汗毛都起立敬礼了。

    纵观我想的起来的整个记忆中,值得他这么怀念着的,的确是绝无仅有。

    要么就是顾夕夜疯的太厉害产生了幻觉,要么就是我疯的太厉害忘记了什么。

    无论哪一种,对现在的我来说,都不算是什么好现象。

    也许是我脸上的疑惑不加掩饰,让顾夕夜耸动着双肩笑了出来。

    他狂笑不止的同时唯有那双手还稳得惊人,让我的一颗小心灵忽上忽下的发着抖,生怕他笑着笑着忽然精神病发作,一颗花生米就送我这个本尊去见了佛祖。

    等到他的笑声终于平静下来的时候,一个早就等在门口的瘦削人影敲了敲玻璃花房的门,声音清清楚楚的传了过来:“少爷,小黑好像吃坏东西了,被送到兽医那里急救。”

    “嗯,我知道了。”顾夕夜神色不动的应了一声,看样子并没有将小黑突然病倒的事情和我联系起来。

    我借机偷看了一下他的神色,见他对那只黑猫并没有十分深爱,顿时大大的松了口气。

    别管岛上的兽医能不能检测出妮娜小姐带来的未知药剂,在顾夕夜已经对我动了杀心的节骨眼上,我还是尽量少做惹他生气的事情才好。

    我难得的乖巧确实是让顾夕夜很是受用,门外的小哥见他家少爷还能口齿清楚的做出回答,也就认定了我除了有几分厚脸皮的演技外,根本就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摆设,于是心领神会的退的远了。

    我倒是真希望他能不识趣的进来打破僵局,此刻也只能可怜巴巴的看着希望落空。

    顾夕夜慢条斯理的想了一会儿,将我判断为没有任何攻击力的存在,主动将那只手枪重新收回了怀中。

    我总算是大大的松了口气,脑子转的很快的提议道:“我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但是你要是真的那么爱白凤凰的话,只要你保证不伤害我,这几天我一定乖乖的当白凤凰的替身,怎么样?”

    他挑眉似笑非笑的望着我:“你能装的像吗?”

    “我……尽量……”

    怎么模仿一个我自己都不知道的自己,简直是有史以来最大的难题,仅次于先有鸡还是先有蛋那个未解的世界之谜。

    顾夕夜对我的识相表现出了赞赏的态度,意味深长的端详着我的容貌,薄唇微启的开了口:“白凤凰。”

    “嗯。”

    他的神色稍稍不大满意,好看的眉也跟着皱起:“白凤凰?”

    我心跳顿时加快,认认真真的点头再点头:“哦。”

    “白凤凰!”

    他却仍是欲求不满的样子,默默的垂下了眸子,修长的指尖往怀里摸去。

    那一瞬间,求生欲望战胜了一切,以至于我下意识的一步迈到了他的面前,抬手扣住了他后脑的同时,二话不说的吻了下去。

    一个简短的亲吻结束之后,顾夕夜轻轻的啧了啧舌,探入怀中的动作十分危险的抽出手来,手中正拿着一包香烟,似笑非笑的说:“白凤凰……”

    我一脑门青筋的拍了下桌面,震得上面的水晶茶杯轻轻跳动:“你丫闭嘴!”

    顾夕夜果然是闭嘴了,只是在那个吻之后,看我的眼神就非常奇异,还三番两次的欲言又止。

    我可不认为我只是拍了下桌子就能把堂堂的白家二少吓成这个德行,唯一的理由,就是我刚刚下意识做出的事情,很像是他认识的那个白凤凰而已。

    话说回来那中霸道总裁的架势,我在中二时期的时候,确实是有做出来的可能的。

    偏偏顾夕夜还回味的笑弯了眼睛,起身将我轻而易举的按在了他的怀抱里,缠绵悱恻的压着我吻了一会儿,直到彼此舌尖都尝到了淡淡的血腥。

    我很确定那血绝对是我的,因为我的唇瓣被他咬的很疼,这家伙还像吸血鬼一样反复舔舐我的伤口,陆陆续续的吸了不少血咽了下去。

    就算他看着我的样子十分迷人,喉结滚动的时候也让我恨不得一把推到了他,都不能掩盖他的亲吻带着想要毁灭一切的绝望和哀伤,并且很让人头痛的事实。

    明明看起来挺干净的人,亲热的时候多么不讲卫生啊,我要万一有个艾滋病什么的,他就算是神的儿子也得就地挂掉啊!

    就在我觉得自己没准会儿贫血的时候,他终于舍得放开了我,双手有力的禁锢在我的腰上,同时将那染了血后分外殷红的唇凑近了我的耳边,温情脉脉的说:“白凤凰和我接吻的时候都是这样子的,她还会一边凶狠的吻我,一边喊着秦焱,秦焱……”

    他的语气和神色都太过陶醉,让我浑身一抖,下意识的将他推出了一步之外。

    秦焱……

    顾夕夜就那样平静的站在了我的一步之外,抬起手指挑起了我的下巴,黑色的瞳孔定定的凝视在我的脸上,像是真的把我当成了他心目中的白凤凰一般,带着点苦恼的意味:“白凤凰,你最喜欢的秦焱曾经差一点就要结婚了,你知不知道?”

    我无言以对的回望着他的眸子,记忆中确实没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但顾夕夜说的这样肯定,倒像是由不得我不信了。

    他将我的表情尽收眼底,十分满足的勾起了一抹笑来:“没错,秦焱背叛了你,你并没有能阻止得了他的订婚,而他唯一没有举行完结婚仪式的原因,就是因为他的未婚妻在婚礼当场死于非命。”

    说着,顾夕夜回忆一般的眯起了眼睛:“那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并不在你之下呢,而且还是个看起来温柔贤淑的大家闺秀,白凤凰,怪不得秦焱那小子会对她动心。”

    我的情感不愿相信他说的都是真话,可理智上却莫名其妙的只想叹息。

    好像我在多年前就已经经历过这重磅*的轰炸一样,旧事重提时,除了无法忘怀的痛楚之外,什么都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顾夕夜的神情太过专注了,让我安静的闭上了眼睛,语带不忍的问道:“那个未婚妻的死……和你有没有关系?”

    “你想知道呢。”顾夕夜低低的叹息了一声,手指用力的擦过了我的脸颊:“这么多年都过去了,你还是爱着秦焱吗?”

    “秦家已经完蛋了,秦焱也不知所踪,我爱不爱他已经不值得深究了。”

    这一刻,顾夕夜是真真正正的将我当成了白凤凰的。

    他说的每一个字在我耳中听起来都如同惊雷一般,我也从善如流的恢复了被遗忘许久了的白凤凰的身份,平等的接受了他的疑问。

    顾夕夜对这个回答说不上多么满意,却也没有因此而多么不爽,只是言简意赅的回答说:“就是我干的,我不希望你不开心。”

    “你……”我抬眸看着他眼中那病态的执着,忽然有一种无法言说的郁闷:“你要是真的爱我的话,不如等秦焱娶了别的女人,我也自然就会死心,到时候你岂不是更有机会的多?”

    “说的也是。”他赞同的点了点头,一向凌厉的气势也有了两分温存,只是下一瞬就又恢复成了那个冷血无情的变态,笑容英俊的答:“很遗憾,我从来没有真的把秦焱放在眼里,要不是你这么喜欢他,我都不知道秦家还有这么个米虫少爷。”

    听他这么肆无忌惮的评论着秦当归,让我很不爽的握紧了拳头,很有一拳打飞他的冲动。

    他则很有先见之明的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握住了我的拳头,慢慢用力的逼着我展开了手掌,在我的掌心用指尖痒痒的勾画了什么。

    我的小命现在都尽在他的掌握之中,只能用心的去感受他的鬼画符,却只是猜出了知道、我、游戏这三个破碎的字句。

    顾夕夜自顾自的写完了他要表示的文字,就好整以暇的松开了对我的桎梏,并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淡定的走到了我身边来,柔情似水的牵起了我的手。

    我被动的和他十指交握,心中想着的,还是关于掌心上莫名其妙的鬼画符。

    虽说自打我多年后见到顾夕夜第一眼,就很明白他疯的厉害,可他确实是从来不做无关紧要的事情。

    尤其是那游戏二字令人十分不安,我在一日之内得知了许多原本莫名其妙忘记了的事情,正该好好找个地方消化消化,他却完全没有放我离开他身边的意思。

    就如同此刻,我刚又勉强分析出了个‘白'字,他就拉着我并肩而行的走出了玻璃花房,对着等候已久的小哥含笑道:“告诉所有人,晚上举办一个大型的篝火晚会,我要庆祝和白凤凰的新婚。”

    小哥完全没料到我是怎么给顾夕夜洗脑的,震惊无比的快速瞥了我一眼,一时间有点犹豫要不要和顾夕夜一起疯下去。

    自欺欺人向来是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他身为局外人,看的自然清晰无比。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meinvxuan1(长按三秒复制)!!

本文网址:http://www.wanjw.com/xs/0/26/1111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jw.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