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一十四章 夜袭 1

推荐阅读:神兽缔造师武神主宰九星霸体诀九个绝色未婚妻都在等着我离婚大明:寒门辅臣诱她,一夜成瘾长生武道:从太极养生功开始神话从童子功开始全球冰封:开局收取千亿物流园飞刀弱?可知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但爱德华很不按常理出牌,他先是长长的伸出一只胳膊来到了我的面前,修长的手指扯着一块雪白的手绢来回飞舞。

    就在我以为这是他在为那我做实验的事情感到抱歉的时候,那白色的手绢被骤然亮起的火光席卷。

    这一幕来的十分出人意料,让我下意识的往后挪了挪身子。

    这样一来,我不搭理他的行为正式失败,在一阵火光中,那白色的手绢变为了一只娇艳欲滴的红玫瑰,被那修长的手指拿着,在我眼前晃了晃:“白小姐,还生我的气吗?”

    “我对玫瑰过敏。”我没好气的瞥了他一眼,打算起身换个位置落座。

    爱德华却半点没被我的冷言冷语打击,煞有其事的点头说:“我知道,可这世界上大多的美人都只喜欢玫瑰,我也没带别的道具,就麻烦您将就一下,让我们握手讲和吧,好不好?”

    他这话端的是十分诚恳,让我起身离开的动作顿了顿,狐疑的瞧着他眯了眯眼睛:“你该知道我为什么讨厌你。”

    “假如是因为0963的话……”

    我屏住呼吸,等着他接下来的回答。

    爱德华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转了话题道:“白小姐是信不过我的技术吗?”

    “我是怕你的技术太好,让我把不想想起来的东西全都想起来。”我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又瞧了瞧在舞池里翩翩起舞的俊男美女,当机立断回房补觉去了。

    月上中天,万籁俱寂。

    我精神气爽的伸了个懒腰,窸窸窣窣的打开了房门,伸长脖子往外四处看了看。

    顾夕夜虽说和我在岛上举行了结婚典礼,却仍然像防范淫贼一样努力的防范着我,他的住处离我直线距离也有个三十米远,完全杜绝了我饿狼扑羊的可能性。

    这也就导致我现在偷钻戒的举动,需要多费不少周折。

    好在这岛上的来往宾客都是受到严格管制的,以至于岛上虽然有人守夜,可面对的重点主要是有没有什么人偷渡上岸,对岛上的监控强度反而弱了不少。

    踮着脚尖藏在大花瓶后面等着巡逻的保镖过去,我憋着一口气沿着墙角迅速移动,又小心翼翼的猫着腰跑到了二楼,准确的停在了顾夕夜的房门前。

    出于狩猎者的本能,顾夕夜的房间附近全都是无人居住的,这也给我的潜入提供了良好的环境。

    将从女佣小姐那收集到的一根挖耳勺珍惜的从口袋里掏了出来,我拿着它十分平稳的在顾夕夜的门锁上捣鼓了一会儿,在耐心耗尽之前,成功听到了开锁的细微声音。

    很好,第一步大功告成!

    我洋洋得意的勾起了一抹笑来,虽说我打是打不过顾夕夜的,所以强抢是不可能的,但除此之外,这些偷鸡摸狗的小道,我当年可是为了讨秦当归的欢心而煞费苦心的学习过,印象深刻的想忘都忘不了。

    趁着一朵厚重的云彩遮住了月色,我借着阴影伸手推开了房门,蹑手蹑脚的潜入了房间中。

    顾夕夜的房间,我还是第一次进来。

    在好几次险些碰倒了地上各种各样奇怪的摆设后,我不得不保持了以手探路的别扭姿态,缓缓的摸索过了漆黑一片的小客厅,摸到了他卧室的门槛。

    卧室的房门理所当然的没有上锁。

    我心中刚松了口气,就下意识的往门边的阴影处闪了闪。

    顺着半遮半掩的房门,已经走到这里了的我可以很清楚的听到顾夕夜房间中的动静。

    最开始的声音类似于清浅的呼吸,可是之后那呼吸越来越重……让我不得不联想了一下妮娜小姐会不会也正在这房间里。

    出乎意料的情况让我左右为难的站在房间门口百爪挠心,就此放弃自然于心不甘,更何况爱德华说的两天,大概指的也并不是四十八小时。

    就在此时,房间中的声音终于更加清晰了一些,貌似顾夕夜大半夜不睡觉,正在和某个人互诉衷肠。

    “是吗?她当时是什么样的反应?”

    “因为她对玫瑰过敏,所以才没有反应过来吧,多久才会见效?”

    “两天?好,我知道了。”

    短短几句话中透露出的信息,让我顿时头晕眼花站都站不稳了。

    原来那所谓的两天指的是这个……好一个爱德华,好一个顾夕夜!

    怪不得他们当着我的面大张旗鼓的说什么身体检查,原来早就在这等着我了。

    只可惜我对玫瑰花过敏的事情是真的,也正因为此,我才没有闻出那朵被爱德华用来变了魔术的玫瑰花中的异样。

    而且在我的幻想中,总觉得那么厉害的药剂起码应该像电影里演的那样是注射类的才对,没想到这个科学怪咖竟然真的厉害到了这种程度,将液体气化来达到令人中招的效果。

    眼下再怎么懊恼也已经于事无补。

    我压抑着头晕眼花的感觉,蹲在门边一动不动,等着顾夕夜结束这通电话。

    几句简单的寒暄过后,房间内的大床轻轻一响。

    我继续潜伏在那里忍气吞声,许久后才动了动发麻的脚踝,不顾形象的往顾夕夜的房间里爬过去了。

    只是我刚刚探进半个身子,便陡然发觉房间中的光线似乎有些不对。

    从我这个角度来看,那通早该被挂断的通话好似还正在进行,只是里面没有了爱德华那有些怪异的中文,反而陆陆续续传出了些莫名其妙的白噪音来。

    而顾夕夜本人则确实躺在了大床上,仰面朝天一动不动,而那手机就放在他的枕边,异样的光线正是显示屏放射出的微光。

    无论怎么看,这事情都透着一股不同寻常。

    我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战战兢兢的爬到了他的右手床边,琢磨着怎么才能拿到戒指又不引起他的注意。

    本来这应该是个深思熟虑的过程,可是那手机中不断释放的白噪音最开始让人听起来还昏昏欲睡,很快就杂乱无章的让人心烦。

    我缜密的思维就此打断,不管不顾的从床下冒出了头来,单膝跪在顾夕夜的床边,借着光线看清了他右手的位置,准备将那钻戒生拉硬拽下来算了。

    然而也就在此时,我的指尖刚刚触碰到那枚钻戒,就在同一时间对上了顾夕夜毫无焦距的视线。

    这一下子把我吓得不听,不只是捏着钻戒的手用力一抖,直接将此行的目的掉在了地毯上,整个人也差一点就从床边滚落到了地上。

    手机中的噪音仍在继续。

    我心中悚然一惊,按耐住脱口而出的尖叫,定了定神仔仔细细的观察了一下顾夕夜现在的状态。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

    在这样深沉的夜色中,顾夕夜和衣而卧的躺在床的正中间,视线空茫的望着上面的天花板,俊美的面孔毫无表情,就连我抢了他的宝贝戒指都无动于衷。

    我的脑海中先是想起了顾夕夜喝下的那杯花茶,跟着迅速转过了顾夕夜无意中提到的三言两语,比如妮娜小姐背后的家族和顾家的合作关系。

    但凡是合作关系,就必然会有利益的倾轧。

    而利益,向来是这个世界上最靠不住的东西了。

    爱德华此行,真的只是为了接走不听话的妮娜小姐,顺便来给我下药吗?

    甚至妮娜小姐本人,在眼下的事情中,又扮演的是怎么样的角色?

    越是紧要关头,就越要冷静。

    我抿着唇做了一次深呼吸,伸手推了推顾夕夜的肩头,为了防止说话声会被手机那边的人听到,所以我也只是简单的打了个手势。

    顾夕夜像个木偶一样慢吞吞的侧过头来直视我,黑夜中一双眼睛亮的惊人,可除此以外就没有其他任何反映了。

    该死,事情的发展完全朝着我最不想看到的方向飞驰而去了。

    暗叹我难不成真的是曾经欠了顾夕夜的,我索性直接将他从床上拉了起来,一举一动小心翼翼的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又忍着无法言喻的烦躁拿过了顾夕夜的手机,在保持通话的同时,发了条SOS的简讯给那个面瘫小哥。

    我并不清楚顾夕夜能信任谁,只要那个小哥在我看来还算是值得赌上一把的存在。

    此刻岛上肯定有很重大的事情发生了,而目的肯定是顾夕夜本人。

    可现在我和他实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只要顾夕夜还掌握着这小岛一天,我就大可以高枕无忧的策划着怎么从他口中套出白白的下落才好。

    但小岛一旦易主,顾夕夜也自然是首当其冲要被消灭的对象。

    按照现在这个情形来看,只要顾夕夜小命不保,我就要第二个奔赴黄泉。

    将简讯的记录全部清除,我将那手机一鼓作气放到了客厅中,还加了曾被子将其捂住,充当双方面的隔音效果。

    本以为这样做顾夕夜就会多少恢复理智,可他依旧是像个充气娃娃一样坐在床边看着我,视线无悲无喜,浑然不知道我们现在落入了什么可怕的境况。

    一想到这些倒霉事都是顾夕夜招来的,我就恨不得踹他两脚让他自生自灭算了。

    泰国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视频曝光扑倒男主好饥_渴!!在线看:meinvxuan1(长按三秒复制)!!

本文网址:http://www.wanjw.com/xs/0/26/111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jw.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