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零三章 白家女太子 3

推荐阅读:九星霸体诀武神主宰神兽缔造师九个绝色未婚妻都在等着我离婚大明:寒门辅臣诱她,一夜成瘾长生武道:从太极养生功开始神话从童子功开始全球冰封:开局收取千亿物流园飞刀弱?可知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那要怎么个还法?”顾少卿漆黑的瞳孔中倒映着我些许的惊慌失措,玩味的笑:“谨言,此时此刻整个江海能救她,并且或许会愿意救她的人,只有我一个了。”

    他神色清冷的含了根烟,我赶紧狗腿的帮他点燃。

    顾少卿好笑的看了我一眼,神色莫测的叫我很难揣度他的想法。

    好在他既然说了之前的那句话,就代表这件事情并非没有商量的余地。

    片刻之后,他薄如一线的唇轻轻开合,我没有错过他任何细微的表情。

    “而顾家的人出手,从来不是没有代价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有一点点的冷漠和傲然,我一直以为顾家对于顾少卿来说,只不过一个证明他天赋和野心的舞台,但现在看来,似乎并不像我想的那么理所当然。

    我破釜沉舟的鼓起勇气,握着小拳头视死如归:“代价是什么?”

    “若是再有下次。”他修长的手指一寸一寸的握紧了我的手腕,漆黑的瞳孔微微收缩,眼神如同针尖一般牢牢的扎在那粉红色的痕迹上面。

    我不解其意的皱起了眉头,要是按照顾景玉的说法,这应该是我唯一能与他交换的恩情才对。

    他的食指不轻不重的按在了上面,力道谈不上温柔,长长的睫毛低垂,慎重的在我耳边低语:“不要再做多余的事情。”

    我茫然不解的听完了他要的代价,简直不能相信这也算是一种代价。

    他定定的看着我,确认我明白了他的意思,起身拿过了他的外套。

    我就这样傻傻的注视着他修长高大的身影一步步离我远去,在他即将出门的时候,身体自作主张的叫住了他:“顾少卿。”

    月色下,他眉眼不动,眼神如利刃般向我看来,英俊的令人自惭形愧。

    我从沙发中站起身来,保持着一个相对静止的姿势,着魔的凝视他的眼神,不假思索的继续道:“我还会做的。”

    他像是有生以来第一次疑惑了,起码在我认识他直到现在,哪怕是最危急的时刻,他也从未有过现在这样堪称惊异的眼神,好像我在他面前完成了一次超进化一样不可思议:“什么?”

    “我还会做的。”第一次开口之后,后面的话就变得简单很多。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看待那次香港之行——鉴于那晚莫名其妙的杀手很有可能就是顾老爷子的手笔,我的受伤其实很大可能是自作聪明。

    所以无论从哪一方面来说,我都不认为自己付出了多么大的牺牲,本来也没有要强行感动任何人的打算。

    我一直以为诸如顾少卿这样外冷内也冷的男人,是不会将这种小事放在心上的。

    甚至只要他能不反复思考我自作聪明的目的,就已经足够让我谢天谢地。

    事情再一次的超乎了我的预料。

    于是我就这样安宁的和顾少卿对视了片刻,缓缓地开口道:“我不希望这种事情还会发生,可是再有下一次,我还是会做出一样的选择。”

    “你不是每次都有这么好的运气。”

    顾少卿的神色近乎冷凝。

    我含笑接受着他的审视,并且为了配合他的身高,体贴的扬起了面孔。

    片刻后,顾少卿收回了视线。

    我面上笑容不变,心中却开始跟着哀叹。

    就在刚刚,我二话不说的为了莫名其妙的原因拒绝了灵儿师妹全须全尾活下来的唯一可能,但凡顾少卿同意用一点其他什么东西交换的话,我都绝对毫不迟疑。

    但是做不到的事情,无论如何承诺,终归还是做不到的。

    我不知道‘不想看着你死'这句话,在顾少卿的字典里面意味着什么,可我的确是这么想的。

    正当我暗戳戳的想着怎么才能再开口花式求求他的时候,顾少卿不辨喜怒的率先开口:“我改主意了,谨言。”

    我立刻喜形于色,踩着拖鞋啪啪啪的飞奔过去蹭在他怀里,兴高采烈的承诺:“好说好说。”

    他垂下眸子看我,微冷的手指意味深长的沿着我的脸颊缓缓下滑,在我白皙的脖颈上停留了一会儿,似乎在考虑掐上去的手感。

    这叫我有点胆战心惊的和他拉开了一点距离,他却在这个时候突然抬手勾住了我的下巴,不容抗拒的吻上了我的唇。

    我被他吻得支支吾吾,同时仍然很挂心灵儿师妹是否安好。

    他察觉到了我的不专心,很快的结束了这个带着点强迫意味的亲吻。

    我眼神亮闪闪的瞧他,他也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的笑了笑,继续说完了他的话语:“我不准备等你心甘情愿了。”他顿了顿,有些红肿的唇性感的一塌糊涂:“今晚,等我。”

    我献媚的点头再点头,一边盘算着今晚应该小鸟依人还是性感女王,一边目送着顾少卿慢条斯理的出了大门。

    顾少卿前脚一走,我赶紧先给秦当归打了个电话告诉他不用忧心,跟着迅速冲到楼上,打开了顾少卿出钱丰富起来的衣帽间。

    左边一排是香奈儿例行送来的当季新品,右边则是各色各样品牌的小玩意,这些东西向来是不用我操心的,几乎每隔一个星期,就会有工作人员擅自跑来这里为我整理,扔掉我不喜欢的,留下我需要的。

    我的视线也慢悠悠的从那些每一条都足以出席晚宴的裙子上划过,最后落在了角落上一个神秘的白色小衣柜处,在最开始搬过来的时候,我抑制不住好奇心的打开过,然后就发现那大概是我做出最错误的选择。

    可是眼下,我只好神情痛苦的靠近了那小衣柜,伸出手来将其拉开。

    满满一柜子莫名其妙的神秘道具映入眼中,我抖着手伸进去将一个羊皮小鞭子扔到一边,从里面拿出了一套薄如蝉翼的睡裙,从质感上来说入手的触感无可挑剔,哪怕是这种情趣用的一次性产物,顾家也有钱到了能用真丝替代的地步。

    唯一的遗憾是哪怕隔着两层布料我都能清楚的看清自己的手指,穿上的作用和皇帝的新装比起来压根毫无区别。

    脑补了一下自己穿上它的样子,我的唇角很不给面子的开始抽搐。

    话说,顾少卿会喜欢这样子的吗……

    我将那睡裙团成一团塞进口袋,又找出了一件火焰般鲜红的,这个款式比起刚才的来说就更大胆了,薄如蝉翼自不用提,并且该遮住的地方全然是一览无余,叫我立刻严肃的将这件妖孽重新丢进柜子里封印起来,并且用力的关紧了柜门。

    用膝盖想一想,我都知道这一柜子东西肯定是锦亭那帮老司机帮忙准备的,而且很有可能就是那位尹胜男小姐没错,看来顾少卿这许多年来一直都是洁身自好,否则也不至于叫最亲密的下属都没能弄清楚他的爱好……

    这个消息叫我微妙的有些开心,虽说我从来不是个追着别人过去不放的讨厌鬼,可是万一顾少卿真的和顾景玉一样,那我就必须要担心一下身体健康的问题,当然我并不是暗指顾景玉放荡不羁花柳缠身……好吧我就是那个意思。

    既然准备好了今晚上的制胜法宝,我也就小心翼翼的捧着那睡裙到卧室去了,根据我多年前看八卦小言的经验,我应该现在就穿好,然后假正经的躺在床上,等着顾少卿回来之后掀开被子,意乱情迷的拆封我这个礼物……

    等等等等……

    如此糟糕的情节好像似曾相识的出现在某苍老师的经典大片之中,没准就是给我启蒙了男女之事的那一部也说不定,抄袭别人的设定实在是很不对,叫我把脑袋摇的跟个拨浪鼓似的,冲进了浴室打开水龙头,准备好好的冷静冷静。

    哗哗的流水声确实是叫人非常安心,我躺在按摩浴缸里,舒服的眯起眼睛,却不自觉的总是看着半开的房门。

    顾少卿平日里大多时候都是不在这里的,诺大个别墅只有一个人的生活,令我不知不觉习惯了不设防的生活方式,可要是顾少卿现在突然推门而入的话,是不是更加顺理成章一点?

    私心里觉得这个设定还比较容易被人接受,于是我最开始还摆出了个性感的姿势等待,时间一长就开始腰酸,我就只好加了热水,不厌其烦的换了另一个不累腰的姿势。

    等到水温第三次变冷,我苦着脸浑身酸疼的从浴缸里爬了出来,湿淋淋的穿上浴袍,三下两下吹干头发,郁郁寡欢的滚进被子里去了。

    别管顾少卿什么时候回来,他都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开场,只剩下性感小睡衣可以一睹为快了。

    最开始的时候我还特意留了一盏小夜灯,百无聊赖的翻着手机上乱七八糟的视频,寄希望可以抵抗睡意。

    十分钟之后,我就已经将手机丢到一边,抱着被子完全睡死过去了。

    天色蒙蒙亮的时候,新消息的提示音将我吵醒。

    我下意识的揉了揉眼睛,发现周围的空气仍然清冷,顾少卿这一夜都没能回来。

本文网址:http://www.wanjw.com/xs/0/26/98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jw.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