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四十五章 命悬一线 1

推荐阅读:九星霸体诀神兽缔造师武神主宰九个绝色未婚妻都在等着我离婚大明:寒门辅臣诱她,一夜成瘾长生武道:从太极养生功开始神话从童子功开始全球冰封:开局收取千亿物流园飞刀弱?可知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哪怕若水背地里为他伤透了心,对此并不会有任何在意。

    可是想太多的人里面偏偏多了一个眼里不揉沙子的何染,事情陡然就变得复杂起来了。

    至于是怎么个复杂法……

    男人嘴上虽然痛骂着自己的妹妹,可骂着骂着就忍不住的热泪盈眶,我看不清他哭起来的时候是不是有机可乘,只能听出他话语里多了一丝哽咽:“最毒女人心!你们竟然活生生的逼死了她!”

    好,后续大概也清楚了,没准就是何染用威胁我‘舅舅舅妈'的方式威胁了一下那个若水,若水则刚正不阿的表明了不受威胁,死活不离开顾少卿身边,这种鸡蛋碰石头的下场可想而知。

    只是逼死和杀死之间还有很大的区别,让我咽了咽口水之后无奈的问:“听大哥您的意思,若水是……自杀的吗?”

    “能不自杀吗!”男人如同咆哮的公牛一样冲到我面前,视线激烈的要将我剥皮拆骨:“她那么单纯的女孩子,却被你们派去的流氓轮番*,还当做新闻发布到了报纸上,你们分明是想要她死!”

    我曾想过何染的手段会很残酷,却没想到肮脏到了这个份上。

    做人总得有个底线,而男人所说的关于何染的所作所为,无疑已经触碰到了我的底线。

    我的沉默令男人大大的喘了口气,这一次他什么都没说,直接摔门而去了。

    屋子里依旧是黑乎乎的一片,我约莫等着那男人走远了,才皱着眉头问何染:“你丫的到底都做了什么没下限的事情了?你真以为顾少卿能看得上一个职员,你是不是疯了?”

    “是她疯了,不是我疯了!”何染见男人一走,胆子又慢慢的回来了,这会儿听我这么不客气的和她说话,大小姐的架子也不自觉的故态复萌。

    好像此刻不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而是颐指气使的在她家的豪华别墅中一般那么自然的呵斥我:“你也配这么亲密的叫少卿的名字?小心也和若水一样的下场!”

    嘿!

    她不威胁我还好,这下倒是成功娱乐了我,让我不加掩饰的开始哈哈大笑。

    何染起初沉默的听着,片刻之后心慌意乱:“你笑什么!”

    “你没看出来吗。”我慢慢的止住了笑声,靠在石柱上喘了口气,干涸的喉咙已经渴的冒烟,但男人丝毫没有提供饮水的打算:“他是铁了心要为妹妹报仇的,金钱在仇恨面前也不是那么万能的。”

    何染闻言沉思片刻,突然又成竹在胸的轻笑起来:“是啊,那又怎么样呢?你没有听到那男人说的是你们……你和我现在都是嫌疑犯的身份,你以为我出事了,你就能逃得了吗?”

    我说那话的本意是想吓她一下,让她将怎么逼死人家的经过抖落干净,从而再判断要不要顺便救一救她。

    可何染也是见过大世面的,不但没被我吓住,反而还将了我一军。

    她所说的,正是我所担心的事情。

    虽然那男人看似已经确定了谁才是凶手,可我这只被殃及的池鱼既然都已经被抓到这来了,难保男人不会为了灭口将我也一道赶尽杀绝。

    准确来说,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大的。

    而最糟心的就是那个若水死于自杀,这种情况我倒是很能理解男人为什么要铤而走险了。

    偏偏罪魁祸首还是一副你奈我何的嘴脸,不紧不慢的冷笑着:“我被抓来起码也有几个小时了,我父亲肯定是愿意不惜一切代价寻找我的,他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带着你我两个大活人能跑多远?无非就是个偏僻些的地方罢了,只要你能帮我拖延住他,获救之后少不了你的好处。”

    好处,又是好处。

    黑暗之中我闭上了眼睛,暂时没有回答陈然的叫嚣。

    要是换了别的什么事情,若水死还是不死,何染当真无辜还是罪孽深重,与我都没有太大的关系。

    可是那男人隐而不发的悲伤愤怒全部被我看在眼中,仿佛是时空交错之后,看到了白家刚刚覆灭时,那个一蹶不振近乎疯狂的自己。

    何染既然已经许诺了好处,就以为我是一定会答应的。

    她先是从容不迫的等了一会儿,有点不耐烦的对着黑暗‘喂'了一声:“我警告你,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

    我还是很懒得理他,不过碍于那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转,若是听到了可大大不妙,只好口不对心的敷衍她:“何小姐放心就是了,你都许诺了这么优厚的条件,像我这种人怎么可能不动心呢?”

    这句话犹如一个定心丸一般,成功的令何染大大松了口气。

    我则趁机追问道:“那个若水……真的是你逼死的?”

    “小妹妹,你怕是没听清楚吧?”何染一旦放松下来,那不自觉的高傲就再次跃跃欲试:“他都说了那个若水是自杀的,一个自杀了的人,难道还要去找是谁杀了她吗?”

    她这是打定主意不肯认账了。

    我在心中爆了句粗口,感觉这何染比起宁安安来岂止是可恶了千倍万倍。

    以至于哪怕现在我和她是一个绳子上的蚂蚱,我都有了想办法弄断绳子,拼着那个什么女主角不干了,一个人溜之大吉的冲动。

    而何染大概也听出了我话里有敷衍的意思,沉下了声音正打算和我细细分说一下出去之后的好处,只是刚开了个头就听到脚步声再次响起来了。

    男人并没有直接进来,反倒是围着这不大的屋子绕了一圈,也许是在四下侦探是不是有外人出没的痕迹,最后才在外面窸窸窣窣的打开了门锁,带着一只亮得刺眼的手电筒走了进来。

    他身上的酒气扑面而来,让我心中暗暗地叫了一声糟糕。

    好在那酒气大部分来源于男人手中的一只打开了的酒瓶,虽然也喝了两口,却并没有酩酊大醉的失去理智。

    我能明白他做了绑架这种大事后的心神不宁,为了怕何染的大小姐态度刺激了男人,只好再一次的抢先开口:“大哥,我好渴,能不能给我喝一点水?”

    “水?”男人哼了一声,将那手电筒的光源直接照在了我的脸上。

    我的眼睛被瞬间灼的酸疼,只好躲避着侧过脸去,同时软语哀求道:“只是一口水而已,您不会有什么损失的,好不好?”

    男人沉默了片刻,将他打开了的酒瓶怼上了我的脸颊:“只有这个,爱喝不喝!”

    湿漉漉的瓶口带着刺鼻的劣质气味冲上了我的大脑,在心中瞬间判断了这劣质酒精的度数,我心中不由得啧了啧舌。

    可表面上却更加柔顺起来,弱弱的道:“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喝酒……”一边说着一边咽了咽口水,我这话说的毫无半点虚假。

    “那你就渴着罢。”男人说完就要收回酒瓶,我连忙叫停了他的动作,无可奈何的服软:“大哥别,我喝,我喝就是了。”

    尽量不去想瓶口的湿润是散落的酒水还是男人的口水,我闭上眼睛含住了瓶口,咕嘟嘟的一口气灌了足有大半瓶。

    在这种荒山野岭的地方,男人绑架我们又是一时起意,恐怕没带着多少补给品。

    也就是说我多喝一口,他就只能少喝一口,兽性大发和借酒装疯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烧刀子般火辣辣的液体从我干渴的喉管划入,好像穿肠破腹一样落进了胃里,令我这一段时间水米不沾的胃登时疼的抽搐起来,冷汗在额角滴滴滑落,我硬是咬紧牙关不吭一声。

    男人没想到我竟然是这样的说喝就喝,拿回分量轻了不少的瓶子狐疑的看了看我。

    他自己亲自买的酒,自然知道是什么度数。

    所以当我喝了酒很快就开始昏昏欲睡起来,他也没觉得任何奇怪可言。

    这下子我算是借着喝醉的名义暂时躲开了和男人的正面交锋,可何染就没那么好的运气了。

    她朝着我的方向恨恨的瞪了一眼,紧张兮兮的咽了咽口水:“你……你要干什么?”

    “干什么?”向着他走过去的男人邪笑一声,箭在弦上的危机至此终于露出了狰狞的一角,他浑不在意的将剩下的酒一饮而尽,将玻璃瓶子随手啪的一声掷在地上,滴溜溜的摔成了数片。

    其中一片冰冷的打在了我的小腿上,令我心中一喜,垂着头昏昏欲睡的同时,不动声色的将那松动了的绳子扯的往下窜了窜,尽可能的想要用绑在背后的双手找到那片锋利的玻璃。

    “你!你做梦!”何染的声音猛地尖利了起来,我还没听到男人做些什么,何染就已经往最不妙的方向预测,而预测的结果则是令她完全无法接受。

    我的酒量并不是很好,只是靠着忍耐力命令自己不要昏睡,同时更加努力的磨蹭着绳子,借着剧烈的疼痛保持清醒的神志。

    男人或许本来是打算做些事情的,可何染的挣扎太过决绝,倒叫他一时半会儿的有些下不了手了。","is_jingpin":"Y

本文网址:http://www.wanjw.com/xs/0/26/106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jw.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