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一十章 情非得已 4

推荐阅读:九星霸体诀神兽缔造师武神主宰九个绝色未婚妻都在等着我离婚大明:寒门辅臣诱她,一夜成瘾长生武道:从太极养生功开始神话从童子功开始全球冰封:开局收取千亿物流园飞刀弱?可知小李飞刀,例无虚发

    越是了解,越是发现他的不可捉摸,实在不是个可以交心的存在。

    秦当归看我的眼神如同看着一个死鬼嬉皮笑脸的坐在他面前。

    这一刻我倒是挺庆幸秦家已经完了,否则我已经算是大大的得罪了他,哪怕是看在白凤凰的面子上,我也未必能全须全尾的走出这里。

    好在秦当归的怒气向来是来得快去得快,眨眼间就已经恢复了那温润如玉的模样。

    “谨言,你想忘记她也就算了,为什么还要逼着我和你一样?”

    他神色落寞的深深叹了口气,有些微醺的招呼酒保再来一杯,同时若有所思的侧头看我:“她的忌日,你会来吧?虽然我没找到她的骨灰,可起码还是给她立了衣冠冢的。”

    衣冠冢啊……

    我皱着眉头听明白了他的意思,很想直接告诉他别费这个心了。

    可是他看我的眼神着实认真,好像我一不小心说错什么话,就会血溅当场一样很是可怕。

    没奈何的,我只好点头默认了他的邀请。

    自己去给自己上坟的事情,这个世界上有幸尝试的人恐怕少之又少,我要是只将其当成一种难得的体验的话,也许就不会感到心痛了吧。

    秦当归的唇角微微一勾,总算是露出了两分笑意:“谢谢,我会将时间地点都发给你的。”

    “好好好,都听你的。”对于这种半醉不醉的酒鬼,我已经没什么别的话好说了,反正他既然明确的不打算和灵儿师妹发展什么深切情意,我也犯不着拼了命的将他往人家小姑娘那里推。

    那样不只是害了他,对灵儿师妹也不够公平。

    这个世界上,没有谁活该做另一个人的代替品。

    可惜秦当归没有看透这一点,并且在我们两个人都已微醺的状态下,不自觉的离我靠近了一点。

    一种微妙的预感叫我不自觉的往后挪了挪身子,小心翼翼的咽了下唾沫道:“秦少爷,你醉了,我找灵儿师妹送你回去。”

    “我没有。”他的声音清冽,却是不像是醉的厉害的模样。

    这也是正常的,毕竟即使我是白凤凰的时候,也从来不知道秦当归会放纵自己喝醉。

    我心中刚刚舒了口气,就见下一刻他二话不说的抓起了我的手握在掌心里。

    他的掌心不同于顾少卿的干燥温暖,反倒是透着一股沁入骨髓的凉意。

    起码在这一刻,他给我的感觉,也许比我更加像个死人。

    我被冷的颤抖了一下,慌乱中抬眼对上了他的眸子。

    清冷一片,毫无波澜。

    他握着我的动作却不曾放松……难道是我的演技有问题,才让他看出了什么不得了的端倪?

    我试探着抽手,同时苦笑着道:“秦少爷你别玩了,这里可是锦亭,要是被人看到的话,我的麻烦可就大了。”

    “你对那个顾少卿,真的在乎吗?”秦当归仍然是没有放开我的手,视线灼灼的落在我的脸上,揣摩着我的心事:“还是你只是贪恋顾家的权势而已?就好比你也曾经为了权势出卖过她一样?”

    前一句话我苦笑连连,后一句话我却是连笑都笑不出来了。

    都已经是过去的事情了,时至今日,我已经不希望再听到任何人提起。

    心中冰冷,面上的表情也瞬间冷淡了下去。

    秦当归察觉到了我隐而不发的怒火,慢条斯理的看了我一眼,才缓缓的收回手去。

    当着我的面,他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一条Burberry的手帕,好像是碰过什么脏东西一般,一根一根手指细致的擦过。

    诚然这个动作非常伤人,可是由秦当归做起来,总有一种理所当然的尊贵,令我连生气都显得毫无道理。

    更别说在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会这样明显的动怒,竟然是在为白凤凰鸣不平。

    是在为我而不甘和难过啊……

    在我的沉默中,他就这样当着我的面扔掉了那张手帕,然后同酒保结清了账单离开,高傲的没再看我一眼。

    这变故叫我瞠目结舌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假如说之前我对秦当归的心思还很是怀疑的话,那么他刚刚近乎失控的举止,或许已经意味着我多年来的肖想即将成真,或者起码有了成真的可能……

    心跳的声音剧烈到令人窒息。

    多年夙愿一朝达成的感觉,原来也没有我想象中那么欣喜若狂。

    是因为此时我们的身份都已经改变了,还是因为我……恋上了顾少卿?

    情情爱爱的事情太过复杂,我绞尽脑汁也没能立刻想出个答案来。

    “谨言,在想什么?”

    就在我盯着自己刚刚被秦当归碰过的手发愣的时候,一个令我浑身发冷的声音抽冷子从身后传了过来。

    我心虚不已的倒吸了口冷气,讪笑着转头看了过去。

    清吧梦幻的灯光下,顾少卿手持一杯红酒站在那里,颀长的身影被光线映射的更加修长,漆黑的影子投射在了我的身上,将我整个人都囊括在了他的阴影之中。

    他此刻半靠着吧台对我微微的笑,也不知道是停留了多久,都听到了些什么。

    尹胜男正一脸尴尬的跟在顾少卿身边,像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一般,迅速开口道:“来了半天了,从那个先生……呃,握住了你的手开始。”

    这是个非常重要的情报,叫我立刻对尹胜男投去了感激的眼神。

    还好还好,比起我这个顾少夫人疑似在外面勾勾搭搭,还是被顾少卿听到了白凤凰的事情更加可怕。

    顾少卿似笑非笑的看了尹胜男一眼,后者马上伸出手在嘴巴上做了个拉链的姿势,眨眼间就消失不见了。

    我赶紧讨好着凑了过去,本来我和秦当归是相邻而坐的,可是大概是顾少卿不想错过了这场好戏,才特意停留在我身后两个位置之外。

    这么说来,秦当归会握住我的手果然不是醉酒,干脆就是看到了顾少卿的到来才借酒装疯,算是小小的报复了一下我让他忘记白凤凰的金玉良言……

    这会儿我心怀叵测的起身,转而在顾少卿身旁落座,伸手抱着他劲瘦的腰,将小脸也贴在他的块垒分明又不显夸张的腹肌上,可怜巴巴的自下而上的放射出求饶的视线,软绵绵的撒娇:“顾少卿,你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说了的话,不就看不到这场好戏了?”他的大掌沿着我的额头缓缓下滑,略带粗糙的指腹带起一阵阵奇特的麻痒,叫我一下子就想到了昨晚曾经发生过的荒唐。

    对于男欢女爱的事情,我一向很是敬而远之,可是现在轮到我自己和他有了这样的亲密关系,实在是想起来就不自觉的红了耳尖。

    顾少卿很感兴趣的低头看我,食指不轻不重的挑起了我的下巴,似笑非笑的问:“我没记错的话,你好像才和我说过,你对秦先生不过是报恩罢了,刚才,是轮到他向你报恩了吗?”

    我脑中急转,正要随口找个借口,顾少卿的食指就不请自来的按在了我的唇上,笑着道:“还是说他只是看见你向我求助后还能完好无损的坐在这里,心情激动之下才一时情不自禁?”

    这个揣测更加糟糕了,我连忙瞪大了眼睛表示自己和秦当归绝不可能发生任何的情不自禁,可顾少卿还是没有放开我的意思,自顾自的接完了最后一句话:“又或者,是你救了他的小师妹,反倒要他这个做师哥的亲自来谢你才足够有诚意?”

    这番话入情入理,将我想要找的种种理由一并踩死,真是太狠太不留情面了。

    我本来想找的就是第三种借口,结果被顾少卿一眼看透了我的心思。

    最可恶的是,他明明早就知道我要找什么样的借口,还偏偏将这借口留在最后揭露。

    他的桃花眸一眨不眨的凝视我,好像已经看透了我的腹诽一般,指尖时轻时重的描绘我的唇形,声音带着冷静的笑意:“谨言,你是我见过最擅长表演的女人,无论是什么惊涛骇浪,你似乎都有逢凶化吉的能力。”

    在顾少卿说完这句话之后,我悄悄看了看四周,发现片刻之前还门庭若市的酒吧,竟然已经在这不知不觉中被人清了场。

    整个过程悄无声息,以至于我心乱如麻竟然没能发现。

    而之所以我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还是最后出去的酒保恭敬尊重的关上了那洛可可风格的大门,我才惊觉接下来的事情恐怕是要少儿不宜。

    大概是我脸上警觉的表情取悦了他,顾少卿抬手扫开了吧台上那些没来得及收拾的高脚杯,在乒乒乓乓碎裂的声音中,揽住我的腰微微用力,我的视线就一下子与他平齐。

    坐在吧台上的感觉不怎么好,虽说吧台是木质的,可是终究还是很硌屁股,叫我拧来拧去不安分的坐着,同时楚楚可怜的求饶:“顾少卿,我和秦先生绝对是清清白白的,再者说我都和他认识那么多年了,万一他真的对我有不良企图的话,还轮得到我嫁给你吗?”

本文网址:http://www.wanjw.com/xs/0/26/993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wanjw.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